汤姆视频
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
欢迎观临汤姆影院!最新域名:https://app.tom269.com
登录 |  注册
***
  • 个人钱包
  • 今日签到
  • VIP投稿
  • 我要赚钱
  • 登出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汤姆视频
最新网址
https://加载中...

您目前还未开通会员
成为VIP享受更多观影特权

开通VIP
×
×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春色 > 学妹发现我的秘密后
学妹发现我的秘密后
时间:2020-05-10 08:06:15

(一)

新学期开学不久的一天下午,好像是个星期日,我去学校的书店中买书,在里面看到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身高170左右,满头光亮乌发,穿着漂亮衣服,脚上穿着一双蓝色帆布鞋和黑丝袜,我立即被她征服了,恨不得立即跪在她的脚下磕头舔鞋。但是,书店里面人很多,连向她表达这样的意愿也比较困难。最终我想了一个办法,我从书包里拿出半张纸,上面写道:“尊贵漂亮的女皇,我愿做你卑贱的奴隶,跪在您脚下磕头舔鞋,任您支配和玩弄。”并在后面留了我的电话和昵称狗狗。写好之后,我忐忑不安地走到她的面前,故意把钱掉在地上,然后半跪下捡钱,实际上就是想给她下跪,同时把纸条塞进她的鞋中,然后起来转身离开了。
出了书店以后,我去了图书馆,找了本书,但心思全在她那里,我一直期盼着她给我回电话,可是等了一下午和一晚上,她始终没有给我电话。我想,可能是她不喜欢这样吧,我感到很失望。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一上午最后一节课开始不久,我收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狗狗,下了课不要走,在教室里等我。~女皇。”我看了短信后先是一阵惊喜,接下来又是一阵恐慌,她怎么知道我上课呢?她又是怎么知道我在哪个教室上课呢?她又不是我们班的学生?是不是这个纸条落到了我的同学手里?她又会是谁呢?我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女同学神情没有异常的。就这样,我在恐慌中度过了一节课。
下课后,老师离开了教室,同学们也纷纷离开教室,我装作看书的样子呆在位置上没走。不久,教室里安静下来,我环顾了一下教室,里面没有一个人。真是怪了?难道她是在故意捉弄我?
这时,教室里走进来一个人,我一看一惊,这不是我们的系的系花赵芷秋吗?赵芷秋是我们系四个年级中最漂亮的女生,很多优秀的男生追她,她都看不上,所以,已经是大二学生的她仍然没有男朋友。我是她的师哥,在读大三。
我一直崇拜她,想做她的奴隶,但考虑到是师兄妹,一直不好开口。没想到竟然通过这种方式。
赵芷秋关上教室门,然后一脸坏笑地朝我走过来,她得意地说:“没想到师哥竟是这么一个下贱的人!”我非常不好意思,还想解释什么,赵芷秋突然把脸一沉,轻轻地说了一声:“跪下!”我便不由自主地跪倒了她的脚下。
“贱人,给我磕头,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停下来。”她坐在桌子上命令道。
我驯服地给她磕起头来。我一直都想跪在她的脚下磕头舔鞋,今天如愿,我心里十分激动,磕的咚咚响。过了一会,她突然把一只脚踩在我的头上使劲往下压,我就撅着臀部跪在那里不动。她用脚尖挑起我的下巴,得意地说:“贱人,你想知道这张纸条是怎么落入我的手中的吗?”
我挺好奇,就说道:“奶奶,您是怎么知道的?”
赵芷秋:“你叫我奶奶?哈,真乖!奶奶就告诉你。你昨天塞纸条的那位女孩是个日本女孩,名叫纯子,她刚来中国留学,认识的汉字有限。她出了书店后正好遇到我就请我帮忙看看是什么意思。还好我懂日语,能和她进行交流。当时,我一看电话号码有些熟悉,咱们系的手机号码前面的都一样,只有后面几位不一样,我当时默记下来,晚上回去之后一查,原来是你这么一个贱货。哈哈。你想不想让我告诉全系的同学?”
我连忙说:“奶奶,贱奴恳求您不要告诉别人,我愿给您做牛做马!”
赵芷秋:“好,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大学毕业的三年中,你就是我的玩物,我脚下的一条狗,你要随叫随到,要绝对服从我的命令,否则有你好看的。”
我又给赵芷秋磕了三个头:“主人,贱奴绝对服从您的命令。”
赵芷秋:“贱狗,舔鞋!”说完,把红色帆布鞋伸到我的嘴前。
我跪在赵芷秋的脚下,用手拖着鞋底舔起她的帆布鞋来。在我舔她鞋的过程中,不时听到她的笑声。
等我把她的两只鞋都反复舔了多遍后,她从桌子上下来站在地上,然后让我趴在地上接着舔她的鞋。我连忙趴在地上,继续舔着她的帆布鞋。在我舔她其中一只帆布鞋的时候,她的另一只脚踩在我头上揉搓。
过了一会,她让我停下来。然后命令我跪着把她的鞋脱下来。我连忙用嘴去咬她的鞋带。把鞋带咬开后,我又用嘴去拽她的鞋跟,把她的鞋脱了下来。她坐到椅子上,让我接着脱另一只鞋。我又跪在她的脚下用嘴把她的另外一只帆布鞋也脱了下来。
“贱狗,把嘴伸到我的鞋中!”赵芷秋想着办法玩弄我。
我连忙趴在地上,把嘴伸进她的一只鞋中,把眼睛放进她的另一只鞋中。她双脚踩在我的头上使劲往下压。
过了一会,她把脚从我头上移开,然后令我头朝着她躺在地上。我刚躺好,她就把双脚踩在我的脸上,用穿着乳白色短棉袜的双脚肆意地蹂躏着我的脸。一阵揉搓之后,她的袜子从脚上脱落下来,掉在我的脸上。之后,她用手把一只袜子团成一团塞进我的口中,之后又用脚趾把一只袜子拨弄到我的口中。
赵芷秋:“你好好品尝品尝吧!”之后,她赤着双脚在我脸上又进行了一番揉搓。一会是前后摩擦,一会是上下拍打,我完全成了她的玩物。
过了一会,她把脚从我脸上移开,然后把脚伸进鞋里,我连忙跪起来帮她穿上鞋。因为嘴里含着她的袜子,所以只好用手给她穿鞋。
赵芷秋:“你的贱手根本不配给我穿鞋,要不是嘴里含着我的袜子,必须用嘴知道吗?”
我含着她的袜子含混不清说:“主人,贱奴知道了!”
她看见我含着袜子说话的样子,笑的花枝乱颤。
赵芷秋:“贱狗,今天对你的玩弄就到这里了,不过袜子你要一直含在嘴里,直到六个小时以后。”
我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12点钟,要含到6点钟啊,也就是晚饭前,看来午饭是没法吃了,中午也不能回宿舍了,干脆就在这个教室里呆着吧,临近上课时再去下午那个教室。
赵芷秋眉飞色舞地离开了教室,就剩下我一人呆在教室里,想起赵芷秋刚才对我的羞辱和玩弄,我忍不住收音起来,最后释了。
我刚泄完,赵芷秋又回到了教室,她兴奋地把一杯热咖啡送给我,“贱狗,喝点东西吧。”
赵芷秋此举让我很感动,我连连给她磕头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她离开后,我含着她的袜子喝了咖啡。
下午临近上课时,我才去了那个教室。幸亏赵芷秋的袜子是个短棉袜,含在口中还不算太鼓,我从后门进入教室,选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来。下午的课有两门,都在这个教室里上,从两点上到六点。第二节课我收到她的短信:“贱狗,感觉怎么样?嘻嘻?”我回复短信:“主人,我感觉好极了!”她回复:“你真是个贱货!”我回复:“能做主人您的奴隶是我的荣幸”她回复:“你虽然很贱但还是有自知之明!”
第四节中间,老师突然提问我问题。时间未到,我是绝对不能把赵芷秋的袜子从口中取出来,否则就是违背了她的命令。但是,含着袜子是无法回答问题的。我就装作没来的样子不予理会,反正每节课都有一些人不来上课,老师又不认识我。果然,老师以为我没来而提问别人,虚惊一场。
终于下课了,我坐在座位上等待赵芷秋的检查。等别人都走了以后,赵芷秋兴高采烈地进来了,她看到我的腮部微微鼓着,很高兴。“贱奴真乖,现在把它取出来吧,现在我请你去吃饭,让你好好补一补。”
我感激地给赵芷秋咚咚地磕头。赵芷秋说:“好了,起来吧。”之后,赵芷秋在学校的饭馆里请我吃了一顿饭。这个饭馆的每个座位之间都有隔断。我们坐的又是最靠边的位置,非常方便。吃晚饭,我要买单,赵芷秋不让,最后还是她买了单。
之后,我们在饭馆里又聊了一会。赵芷秋说:“贱狗,你看我脚上有什么变化?”我连忙说:“主人,上午您穿的是红色帆布鞋,现在是白色帆布鞋,上午您穿的是白棉袜,现在您穿的是黑丝袜。”
赵芷秋:“你这个贱狗还挺灵的。我现在把黑丝袜也赏赐给你,你现在就含上,一直含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白棉袜你也不要扔,回去洗干净供起来。”说完,她把脚从桌子下面伸过来,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就把头耷拉下去,用手拖着她的鞋,用嘴把鞋带解开,然后鞋脱下来。之后,用嘴咬住袜尖,把袜子拽了下来,然后协裹进口中,之后,我给她穿上鞋。
离开饭馆后,我去了图书馆上自习。在图书馆看书时,嘴里一直含着赵赵芷秋的黑丝袜。含着赵芷秋的黑丝袜,看专业书肯定看不下去,于是我就看起流行刊物,在图书馆里一直待到闭馆。
我怕回宿舍后被别人发现,回去之后先在水房洗了把脸,然后进到宿舍后直接倒在床上睡了。舍友们都以为我心情不好,也没有打扰我。就这样,我含着赵芷秋的黑丝袜睡了一晚上。因为比较兴奋,我迟迟不能入睡,想到白天赵芷秋玩弄我的情形,我忍不住把赵芷秋的白棉袜套在上面收音起来,最后又释了。

(二)

星期二早晨起来后,我在洗刷之后就把芷秋的两双袜子都给洗了。之后,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恰好遇到她。我们就在一桌吃起饭来。
她问我:“我的袜子你是否含了一夜?”
我说“奶奶,我确实含了一夜。”
她说:“谅你也不敢骗我。昨天含了一天我的袜子感觉怎么样?”
我说:“含着奶奶的袜子感觉好极了。”
她扑哧笑了,“今天还想不想含我的袜子,我的袜子多着呢,够你含上一星期的。”
我说:“奶奶,我十分喜欢含你的袜子,但是,还乞求奶奶上课的时候不要让我含袜子,不然让别人发现就完了。”
芷秋:“如果我说一定要你含呢?”
我说:“我服从奶奶的旨意!”
芷秋:“这还差不多,看你这么乖,就不让你上课的时候含着我的袜子了。这样吧,以后你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含我的袜子。”
我说:“多谢奶奶体贴贱奴,奶奶您真伟大!”
芷秋见我说她伟大,大笑起来:“我让你含着我的袜子睡觉还伟大?”
我说:“是啊,奶奶,能含上您的袜子是多大的福分呢。”
芷秋:“你的嘴倒很甜。”
我说:“是因为含了奶奶您的袜子,奶奶您的袜子很香甜。”
芷秋正喝着米粥,听我这么一说,噗的一下吐了出来。她在桌子下面用脚踩了我一下,“你这个贱货!嘻嘻”
我说:“奶奶,我的嘴现在还不是最甜?”
芷秋:“那你的嘴什么时候最甜?”
我说:“等到喝了奶奶您的洗脚水,我的嘴就更甜了。”
芷秋再次大笑起来,幸亏她现在没喝米粥。她说:“你真是个下贱坯!”
从食堂出来开后,我和芷秋并行去上课。路上遇到我们系的一些同学,他们看到我和芷秋在一起,还以为我们好上了,用各种眼光看着我们。芷秋故意摆出我们是情侣的架势,当时我感觉好极了,心想芷秋如果是我的女朋友多好啊。转念一想,自己哪里配得上她呢,能做她的奴隶做她的一条狗就已经是万分荣幸了。分开的时候芷秋对我说:“等我电话!”我说:“是,奶奶”。
今天上午上的是银老师的社会心理学课,突然听到银老师提到“恋足”,我的精神一振。只听银老师说:“恋足其实是个很正常的社会现象,它是指男人或女人对于漂亮女人玉足的崇拜并由对玉足的崇拜而幻想跪在漂亮女人脚下磕头舔脚。”他讲到这里的时候,下面一阵嘘嘘声,接着教室里炸开锅了,不同表情的同学们议论纷纷起来。我心想,银老师也真够开放的,连这样的话都敢在课堂上对着学生公开讲。
这时有位女生说了一句非常大胆的话,“银老师,你能不能给我们演示演示!”此话一出,同学们哄堂大笑,还纷纷鼓掌。
没想到银老师居然脸不红,心跳不跳我不知道。他坦然地说:“没什么不可以,不过你们班的女生都没有达到我所要求的漂亮的标准,所以,我对你们也就不存在什么恋足情节。恋足的前提一是恋足对象长的漂亮,二是她的脚好看。”
又一阵嘘的声音,课堂气氛已非常热烈。这时,一个大胆的男生说:“银老师,咱们系的女生谁能达到你说的漂亮标准?”
银老师:“我想想,哦,下一级的赵芷秋、王旎琪、徐丽妍、沈意遥都达到我说的漂亮标准,你们这一级男生没有下一级男生幸运啊。”
银老师的这句话让我们班的女生很不受用,不少女生撅起了嘴。
这时学生会主席说:“银老师,如果你刚才说的这几位漂亮女生在这里,你会给我们演示演示吗?”
银老师:“当然可以啊,不过她们也在上课,总不能过来吧。等到我给她们上课的时候就可以演示了。”
教室里又一阵嘘嘘声。就在这时,下课的铃声响了,银老师说了声下课,然后就离开了教室。我想,银老师并不想在公众场合表演怎么恋足,但是通过这节课他把信息传达出去了:我是个恋足者,哪位漂亮女生想让我做她的奴隶可以联系我。银老师的话早晚会传到赵芷秋、王旎琪、徐丽妍、沈意遥的耳中。如果她们想做女皇,当知道银老师有这样的想法后,就有可能和银老师联系,这样银老师的目的就达到了。即使没有女生联系他,他也感到已尽力没什么可遗憾的了。
银老师的这节课还使我明白,原来和我一样的人有很多啊。说不定就连学生会主席也是这样的人。他也很恋足,但是又不敢公开表达自己的想法,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让银老师演示而自己则在观看中获得另一种的满足。同时,他这也是为自己以后向这些漂亮女生表白铺好路——既然银老师都这样做了,我这样做又有何妨呢?所以,我认为,不管男生们在课堂上如何想为难银老师,他们在内心里还是感激银老师的,因为银老师的话使他们的这种爱好变得合理起来。对于女生来说,银老师的话肯定会激发一些女生的女王志向,尽管银老师说她们都达不到自己的漂亮标准。漂亮是个主观性的标准,不符合银老师的标准,未必就不符合其他男生的标准,所以,我想,有一些相对漂亮和气质较好同时又比较骄傲的女生可能会萌生女王之志。既然相当多数男生和某些女生都有这个想法,我认为,恋足故事将在他们之间上演。银老师的话对我还有一个启发,他讲恋足的不只是男人还包括女人,会不会某些长相平庸的女生也崇拜漂亮女生,也想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舔鞋呢?我想可能会这样。如果是这样的话,女生之间也会产生恋足故事。
果然,芷秋很快知道了这件事。下午放学之前,她给我发了个短信:“奴隶,在教学楼大厅等我。”于是,下了课我就立即到了教学楼大厅。等到一拨又一拨的下课学生走出之后,芷秋过来了。我看了一下四周正好暂时无一人,我急忙跪下给芷秋磕了一个头,然后很快爬起来。
芷秋:“奴隶好乖啊!走,咱们一起去吃晚饭。”
我正想表现,于是就是:“主人,我请你到外边吃吧,附近有些饭馆不错。”
芷秋:“好啊。”于是,我和芷秋就去了学校旁边一家环境很不错的精致饭馆。饭馆的灯光设置的非常好,一个非常浪漫的场所,里面有不少情侣和夫妻,唯独我们是主奴关系。
刚刚坐下,芷秋就问我:“银老师课上真说了?”
我说:“他真说要做主人您和旎琪、丽妍和意遥的奴隶了。”
芷秋:“你说以后我们上课时我要不要答应他进行演示?”
我说:“不能。”
芷秋:“为什么?”
我说:“银老师开放并不代表学校也开放,我觉得学校不能宽容此事。这么说并不是说校领导一定就不恋足,他们也可能恋足,不过,作为领导,他们要考虑到影响,像银老师这样就对学校的影响非常不好。尽管男人普遍恋足,但恋足只能以秘密方式存在,不能加以公开化,因为公开化之后,原有的社会关系就要发生很大变化,原有的权威也可能就不是权威了。比如,一个在人面前风光无限的政府高官和公司老总,如果别人都知道他很恋足,那么不但别人有了收服他的法宝,而且他的权威和形象将严重受到影响。恋足中的社会关系与现有的社会关系代表不同的逻辑,它们是不能并行不悖的。所以,即使恋足成为非常非常普遍的现象,但它也只能以秘密的方式存在,无法以公开的形式出现在社会上,也不会有几个人公开地宣布自己恋足。银老师这样的人属于特例。这事我估计学校早晚会知道,到时候银老师很可能被开除。”(我的预测果然没错,一个月后银老师被学校开除,理由是“师德败坏”。银老师被开除后下海经商,创办了一个恋足俱乐部。)
芷秋:“贱奴,没想到你还一套一套的。我现在都有点佩服你了。”
我说:“女皇这么说我很惶恐,我只是女皇您脚下的一条狗。”
芷秋:“贱奴,看我现在穿的是什么鞋?”今天一大早我就注意到芷秋的鞋了,于是我说道:“奶奶,您穿的是蓝色帆布鞋和黑丝袜。”
吃过饭,芷秋说:“贱奴,黑丝袜就赏给你了。今天晚上你就含着它睡觉吧。”
我说:“多谢奶奶!另外,奶奶我还有个请求。”
芷秋:“贱奴快说。”
我说:“奶奶,您昨天的那两双袜子我都洗了,但洗了之后就没有您的痕迹。所以,我想把它再送还给您,您穿过之后我再含上。不然的话,每天都含您一双袜子,得多让您破费啊。”
芷秋:“你说的有道理,就按你说的这么做。现在你就把它脱下来吧”
芷秋从桌下把脚伸到我的嘴前,我把头低下用嘴脱下帆布鞋,然后用嘴拽下的黑丝袜。正要把它含到口中,芷秋说:“睡觉以后再含,现在把它装起来,说完给我一个干净的塑料袋。我把芷秋的袜子装进袋中又放到书包里。之后,我们离开了饭馆。
晚上熄灯睡觉以后,我把芷秋的袜子取出来,然后含在口中,想象着被她玩弄的情形,忍不住又释了。

(三)

星期三上午上课时,我收到一条短信,一开始以为是芷秋的,没想到竟是我给塞纸条的那位漂亮女孩的。短信是用英文写的,内容是:贱奴,今天中午一点钟在大湖南面的小湖南侧见,主人纯子。
看到纯子的短信,我是既惊喜又为难,惊喜的是她终于给我回复了,为难的是我现在已经做了芷秋的奴隶,如果再私自去会见纯子,就是对她的不忠,她知道后肯定会很生气。于是,我就想先给芷秋说一声。但转念一想,她肯定不答应,给她说了以后就别想跪在纯子脚下磕头舔鞋了。犹豫了一阵,我最终决定还是先给芷秋说一声,能否跪在纯子脚下磕头舔鞋就看天意吧。
芷秋很快给我回复,令我惊喜异常的是,她竟然同意我去见纯子,还说我纸条本来就是写给纯子的。芷秋主人真是太好了,我恨不得立即跪在她的脚下磕头舔鞋。
吃完中午饭,我提前半个小时就到了小湖边。我就坐在湖边树丛的小凳上等着。这个时间,湖边的人非常稀少,因此特别安静。我看到湖的东边有两个漂亮的欧美女留学生坐在水边聊天,她们的皮肤真白啊,她们的脚也真白啊。我想,如果也能成为她们的奴隶也就好了。这样,中、日、欧美的漂亮女孩全都有了。
正当我遐想的时候,一个人的身影跃入了我的眼帘,感觉很熟悉,我自已一看,那不就是学生会主席阿强吗?我能看到他,他看不到我,因为我这边树丛很茂密。
让我没想到的是,他走到两位欧美漂亮女生面前停了下来,好像在说着什么。过了一会,一个更令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一位欧美漂亮女生站起来把脚上的鞋甩到一边,阿强竟然趴在地上朝鞋爬去,爬过去后他居然把鞋给叼了回来。果不其然,阿强也是恋足的,而且还很有勇气,敢于直接走过去向漂亮女孩表达自己的心愿,这一点值得我学习。
阿强刚用嘴把鞋给她穿上,另一位欧美漂亮女孩又把鞋甩了出去,阿强又爬过去把它衔了过来。接下来,这两位漂亮女孩又分别把另一只鞋同时甩出去,阿强爬过去把它们一块叼了过来。
之后,我看见阿强跪在两位欧美漂亮女孩脚下磕起头来,我有点羡慕他了,我也想过去和他一起跪在这两位漂亮女孩脚下磕头。但是不能啊,一来这样我们都不自然,更重要的是纯子很快就要来了。正当我兴奋地看着的时候,纯子过来了,她今天穿着的是黑色船鞋和黑丝袜。
见到纯子,我不由自主地跪在了她的脚下。湖边人少、这边又在茂密的树丛中,没人看得见。纯子很高傲地坐在椅子上,我爬到她的脚下。
纯子用英语:“你会日语吗?我刚来中国,中文不太好。”
我用英语回答:“主人,我不会日语,咱们就用英语交谈吧。”
纯子得意地看着我说:“贱狗,你为什么要做我的奴隶?”
我说:“女皇,您太高贵太漂亮了,男人都想做您的奴隶。我当然也不例外”
纯子笑的很可爱:“你这话说的好,在国内的时候,想做我脚下的贱狗的男人实在太多了,甚至还包括一个前首相和几个大臣。”
我说:“听说日本男人都很下贱的,果然如此啊。”
纯子:“多嘴。给我磕头!”
我虔诚地跪在纯子脚下磕起头来。我在给纯子磕头的时候,斜眼看了一下湖东,阿强还在给两位欧美漂亮女生磕着头。他在湖东给欧美漂亮女孩磕头,我在湖南给日本漂亮女孩磕头,多么难得的一幅图画啊。
过了一会,纯子把脚踩在我头上,我跪趴在那里不动。纯子用脚尖挑起我的下巴,“贱奴,舔鞋!”说完,把脚放回地上。
我跪趴在纯子脚下舔起她的船鞋来,我的舌头在她的鞋面上舔了一遍又一遍,把她的两只船鞋舔得异常光亮。
又过了一会,纯子命令道:“贱狗,把我的鞋脱下来!”
我急忙用嘴去拖纯子的船鞋,船鞋脱起来比帆布鞋容易,很快脱了下来。
“贱狗,把你的狗脸伸到鞋中。”纯子命令道。
我连忙趴在地上,嘴伸进其中一只鞋内,眼睛伸在另外一只鞋内。纯子把双脚踩在我的头上,肆意蹂躏着。
玩了一阵后,纯子命我翻过身,然后双脚踩在我脸上蹂躏揉搓。我下贱的脸被纯子高贵的玉足肆意蹂躏着,我下面撑起了帐篷。纯子看到了,羞辱道:“真是个下贱坯!”
纯子这样玩尽兴后,又命令我用嘴把她的丝袜脱下来。幸亏她和芷秋穿的都是短丝袜(好像专门是是为了玩弄我才这么穿的),我没有费太大劲就把两只袜子脱了下来。之后,我自觉地把纯子的袜子裹挟进口中。
纯子:“贱奴,躺下!”
我乖乖地躺在草丛上。纯子光着双脚踩在我脸上肆意蹂躏,前后揉搓,左右摩擦,上下拍打,脚趾压眼睛、脚趾夹鼻子,想尽办法玩弄我。我下面兴奋的不行了,最后,纯子把一只脚往我那里一放,它很快就释了。
纯子:“今天就玩到这里了,以后随叫随到,你就是我脚下的玩具,知道吗?”
我含着她的黑丝袜含混不清地说:“主人,贱奴知道!”然后我伺候她穿上鞋。
“晚上六点前袜子不准取出来。”说完,她从我的头上迈过,扬长而去。
我看了一下湖东,阿强正跪趴在地上,一位欧美漂亮女孩一只脚踩着他的头,另一位欧美漂亮女孩一只脚踩在他背上。看来她们还要继续玩下去。
突然,我想到下午两点还有课。一看时间,已经两点过两分了,再去肯定迟到了,另外嘴里还含着纯子的袜子,不如第二节课上课之前再过去吧。现在继续留下来观看阿强。
一位欧美漂亮女孩把一只脚伸到阿强的嘴前,学生主席趴在她的鞋面舔起来,另一位欧美漂亮女孩一只脚踩在他的头上。
接下来,一位欧美漂亮女孩一只脚踩在他的嘴上,另一位欧美漂亮女孩一只脚踩在他的额头上。
接下来,一位欧美漂亮女孩脱掉鞋双脚踩在阿强的脸上,另一位欧美漂亮女孩脱掉鞋双脚踩在他的胸脯上。幸亏他比较强壮,不然被踩死。两位漂亮女孩可能见他特别强壮,才敢这么踩得吧。
之后,阿强又趴在地上,她们双脚站在她的背上。阿强完全沦为她们脚下的玩物。阿强也就只配跪在这两位欧美漂亮女生脚下磕头舔鞋,任她们践踏!
两点半以后,湖边开始渐渐人多起来。两位欧美漂亮女孩停止了对他的玩弄。她们离开了湖边,阿强也走了。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就往教室里面赶。在教学楼门口遇到学生会主席,我含着纯子的袜子没法说话,就朝他微笑了一下。他因为心虚也仅朝我微笑一下,相互之间没有说话。
等我们感到教室,第二节课快要上了。我选择倒数第二排最里面的一个座位坐下,学生会主席坐在了倒数第一排的中间。幸好一下午无事。
下午三四节没课,于是我就离开教室去图书馆看书,因为在图书馆中最有利于我现在的状态,不用说话。
五点半的时候,芷秋突然给我打电话。我急忙离开阅览室在外面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接电话。纯子命令我六点之前不准取出她的袜子,她的命令就是圣旨,我岂敢违背,因此,我只好含着袜子含混不轻地给芷秋说话。
芷秋很快就明白我嘴里是含着袜子了,而且是纯子的袜子了,她让我去一个草坪上等她。我很快出了图书馆,来到她指定的那个草坪上,坐下等她。过了一会,她过来了。看到我嘴唇鼓鼓的,她笑着问我:“我的袜子味道好,还是纯子的袜子味道好?”
我含混不清地说:“主人,你们的袜子味道一样好。”
芷秋:“你这个贱狗倒还诚实,没有逢人说话。我想如果纯子这么问你,你也会这么回答。”
我说:“是的,主人。主人你为什么那么宽荣,允许我给纯子做奴隶?”
芷秋:“既然你一开始是把纸条塞给她,你就做她的奴隶好了,她也挺漂亮的。只要你忠于我就行!”
我给芷秋磕头:“多谢奶奶!多谢主人!多谢女皇!”
六点钟,我取出纯子的袜子。吃过饭,我脱下芷秋脚上的粉红色棉袜,晚上睡觉的时候把它含在口中。

(四)

星期四午后,芷秋和我在湖心岛玩耍。见四周没人,我跪在她的脚下先是磕头,然后又舔起她的船鞋来。这时有一个男生走了过来,可能是他看见我给芷秋磕头舔鞋了。没想到他过来以后扑腾一声跪在芷秋的脚下,用不熟练的汉语说:“尊贵的女皇,我是日本留学生桥本二郎,我十分崇拜您,我可以想他一样做您的狗吗?”
芷秋很兴奋,转眼之间又多了一个奴隶,而且是个外国的奴隶。
芷秋:“你想做我的……狗……啊?可以啊,不过就怕你做不到。”
桥本二郎:“奶奶,您放心,您让我做什么我做什么,甚至喝您的玉水吃您的黄金都行。”
芷秋:“什么玉水?什么黄金?”
我说:“他是要吃喝您的大小便。”
芷秋眉头一皱:“真恶心!你怎么这么变态?”
桥本二郎:“奶奶,您有所不知,这在我们日本非常普遍,男人都喜欢喝美女的玉水、吃美女的黄金。还有专门这样的的饭店呢。”
芷秋:“我想吐,你们日本男人真是下贱无比而且变态无比。”
见桥本二郎下贱无比的样子,芷秋捉弄他,她指着我对桥本说:“他是我的奴隶,你要做我的奴隶,恐怕他不高兴,你要求他。”
桥本二郎朝我磕起头来:“爸爸,我想做奶奶的奴隶,我恳求您答应。”
芷秋和我听了桥本的话都大笑起来,他居然叫我爸爸。真是下贱之极。不过这家伙虽然下贱却很聪明,知道我是芷秋的奴隶而不是男朋友,所以叫我爸爸而不叫爷爷。
芷秋继续捉弄他:“如果他是我男朋友,你怎么称呼他?”
桥本:“爷爷!奶奶,我说的对吗?”
芷秋和我再次大笑起来,芷秋都笑完了腰。
芷秋笑着对我说:“你同意你儿子做我的奴隶吗?”
我说:“人家都那么虔诚,我同意。只不过我以后不能叫您奶奶了。”
芷秋:“是啊,你进了一级,你以后就不要叫我奶奶了。”
桥本磕头:“多谢奶奶!多谢爸爸!”
芷秋把脚上的船鞋甩出去:“贱货,爬过去叼过来!”
桥本兴奋地爬过去,很快就把芷秋的船鞋给叼了回来。
芷秋又把另一只鞋甩出去,桥本很快又把它衔了过来。
芷秋用脚踩在桥本的头上以示奖励,桥本激动万分。
就在这时,又过来一个欧美男生,他过来之后二话不说,就跪在芷秋脚下,然后用汉语说要做芷秋的奴隶:“高贵的女皇,我是来自美国的留学生约翰,我想做您脚下的一条狗,可以吗?”
芷秋更加兴奋了,又有一个欧美男生要做自己的奴隶了。她故意捉弄约翰:“你想做我的……狗……?”
约翰:“是的女皇,贱奴想做您的狗!”
芷秋接着捉弄他:“你想做我的狗我非常欢迎,但恐怕我的两个奴隶不会答应,你的恳求他们。”
芷秋这么一说,桥本二郎很兴奋,露出趾高气扬的表情。
约翰对我们说:“两位朋友,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做这位尊贵女皇的狗吗?”
我还没有说话,桥本说道:“有你这么求人的吗?你求我们,得给我们跪下磕头。”
约翰:“我凭什么给你们磕头,我又不是做你们的奴隶。”
桥本:“这是规矩,后来的奴隶要给先来的奴隶磕头,征求他的同意。我刚才就给他磕头了。你现在也得磕头。”
约翰可怜地看了芷秋一眼,芷秋做出一副无助的表情。约翰明白了,这头必须磕了。于是,约翰就给我磕了三个头,但只给桥本磕了一个头。
桥本:“凭什么就给我磕一个?”
约翰:“谁让你是后来的呢?”
桥本:“你想造反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芷秋在桥本脸上左右开弓,打了他十个清脆的耳光。“贱狗,竟敢这么放肆!”
桥本恐慌万分,连连给芷秋磕头。芷秋一脚踹在他的额头上,桥本倒在地上。然后,芷秋站起来一只脚踩在桥本脸上碾压起来,桥本的脸在芷秋脚下扭曲变形。
芷秋坐回来,桥本也爬了过来,脸上全是芷秋的鞋印。
芷秋:“贱狗,以后再敢如此放肆,有你好看看的。”
桥本:“女皇饶命,贱奴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顺水人情:“主人,他已经知错了,就饶了他吧。”
芷秋:“看在你爸的面子上饶过你,还不快谢过你爸。”
桥本给我磕头:“多谢爸爸!多谢爸爸!”
约翰不解:“女皇,他怎么称呼他为爸爸?”
芷秋笑道:“你这个西洋人是不懂得,他仅仅是一种尊称而已。以后你也叫他爸爸。”
约翰:“女皇,贱奴遵命。”
芷秋对桥本和约翰说:“你们以后不但要听从我的号令,也要听从你们爸爸的号令。听到没有?”
桥本和约翰给芷秋磕头:“主人,贱奴知道了!”
约翰:“女皇,我和桥本之间呢?”
芷秋:“你们就以兄弟相称吧,约翰你来得晚,就叫桥本哥哥。”
桥本听芷秋让约翰叫他哥哥,又高兴起来。
约翰:“女皇,贱奴愿跪在您的脚下舔您高贵的玉足。乞求女皇恩准。”
芷秋不屑地说:“贱狗,你配吗?就连你爸爸都没有舔过我的脚。你连舔我的鞋面都不配,只配舔我的鞋底。”
约翰:“女皇,贱奴知错了。”
芷秋:“桥本和约翰你们现在把我的鞋底舔干净,有一点不干净,你们就等着瞧吧。”
桥本和约翰趴在芷秋脚下,芷秋鞋跟着地,把鞋底面向他们。他们津津有味地舔起芷秋的鞋底来。我则坐在芷秋旁边跟她聊着天。
过了一会,芷秋问道:“贱狗,舔干净了没有?”
桥本和约翰异口同声:“女皇,贱狗把您的鞋已舔干净了。”
芷秋对我说,你去检查一下。我跪在芷秋脚下,托起她的双脚,看看了鞋底。鞋底已经被桥本和约翰舔得干干净净。
芷秋:“你们两个表现的不错,现在我把袜子赏赐给你们,你们每人一只。不过,你们的贱嘴不配和我的脚接触。就由你们的爸爸脱下来给你们。”
我跪在芷秋脚下用嘴脱下她的黑色短丝袜,然后交给桥本和约翰。他们看着手中的黑丝袜,眼睛像放光一样,非常兴奋,迫不及待地塞进口中,陶醉地品尝起来。
芷秋对我说:“看来还有比你更贱的。”
我说:“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只有更贱,没有最贱。”
芷秋被我的话逗得大笑。之后,她对桥本和约翰说:“你们两个贱狗含着我的袜子给我磕一千个头,狗狗你查着。”
桥本和约翰两人就在芷秋的脚下不停地磕起头来。一千个可不是小数目,两人磕完后都累得气喘嘘嘘。
芷秋:“桥本和约翰你们现在都滚吧,随时等侯我的命令,必须随叫随到,不得有误!”
桥本和约翰连连称是。
芷秋:“袜子要含到明天早晨,我随时会给你们打电话,检查你们是否含着我的袜子。”桥本和约翰又连连称是,之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下午上课的时候到了,芷秋和我去上课。在教学楼门口,我们遇到了学生会主席阿强。学生会主席盯着芷秋的鞋看了一阵,然后对她说:“芷秋,你脚上的袜子呢,我记得你上午还穿着袜子?”
芷秋顿时明白了阿强也是个恋足者,就故意捉弄他:“师哥为何对我穿不穿袜子那么关心?”
阿强一时无语,但很快说道:“你是送给他了吧?”
芷秋:“这个你不用管,你想不想要一双,我的袜子很多啊。”
阿强听芷秋这么说,两眼放光,迫不及待地说:“好好好,什么时候啊?”
芷秋一脸坏笑,“师哥你等我通知吧!”

(五)

星期五早晨起得比较早,吃过早饭距离上课还有一个小时,于是我就在校园中散步。走了一会,我走进一片竹林中。突然我听到了男女说话的声音,刚开始我以为是谈恋爱的,想转身离开。但突然感到男的声音很熟悉,于是,我就在附近找了个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向他们望去。
这一望不打紧,让我吃了一惊。只见我们班的班长阿勇正跪在师妹意遥的脚下舔着她的黄色帆布鞋。又是一个恋足者。阿勇舔得实在是太投入,太兴奋了。意遥看上去也很兴奋,她的另一只脚踩在阿勇的头上,任意的摩挲着。我在一边看得也很兴奋。在我发现之后,阿勇又舔了好大一会。之后,听到意遥的声音:“贱奴,把我的鞋脱了。”阿勇就用嘴咬开意遥的鞋带,然后把她的鞋脱下来。之后,在意遥的命令之下吗,阿勇躺在地上,意遥穿着白棉袜对他的脸是一阵揉搓,揉搓着揉搓着袜子就掉了下来,意遥用脚把它拨弄进阿勇的口中,然后光着脚对他的脸蹂躏起来。蹂躏了一阵,意遥停了下来,说该上课了。于是,阿勇就跪下服侍意遥穿上鞋,然后给她磕了三个头。意遥对他说:“十二点之前袜子不准取出来。”然后他们两人就离开了。
等他们离开后,我也向教室走去,我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中间的位置。我发现阿勇坐在最后一排最里侧,阿强坐在他的前面,但两人没有说话,平时他们最爱在一起聊天。阿勇含着意遥的袜子自然是不便讲话,难道阿强嘴里也含着袜子?我突然想起昨天芷秋要送袜子给阿强的事,又看了看他的腮部有点鼓,就明白了,原来他嘴里含着芷秋的袜子。但我还想印证一下,就给芷秋发了个短信,芷秋调皮地说,阿强嘴里的袜子是她送给他的,但不是她自己的,而是旎琪的。具体情况以后会和我谈。
我想捉弄一下他们,就走过去和他们说话,他们的表情很尴尬,啊呀的不说话。我见好就收,不再为难他们,都是同好,应彼此体谅。
课上老师提问问题,首先提问到的是阿勇,因为它最角落。阿勇站起来低着头不说话,老师以为他不会,又提问阿强,阿强同样站起来不说话。老师很生气,“你们都不会,还坐在那么远的地方干嘛?另外,你们都是哑巴啊,不会就不能说句话啊?”幸亏老师没有继续说下去,不然的话,一旦露陷,他们就丢大人了。
吃过午饭后,因为我不想回宿舍睡午觉,于是就去爬山。当我爬到半山腰事,突然发现前面的亭子里有一男一女一起跪在一位女孩脚下磕头。我很兴奋,藏在附近的灌木丛中,观看亭中发生的故事。
等我看仔细以后,我发现他们都是我们系的学生。坐在长椅上的漂亮女孩是丽妍,跪在她脚下的男生是下一级的阿刚,跪在她脚下的女生是下一级的阿娟,阿刚的女朋友。之前我只见到男生跪在漂亮女生脚下磕头舔鞋,没想到,这次见到一个女生跪在另一个女生脚下磕头舔鞋,我十分兴奋。
丽妍骄傲地坐在长椅上,阿刚和阿娟跪在她的脚下不停地磕着头。过了一会,听到丽妍说:“你们两个贱狗舔我的鞋。”之后,阿刚和阿娟每人舔起丽妍的一只帆布鞋。他们舔得真投入啊。过了一会,她们一起用嘴脱丽妍的鞋。脱下鞋后,丽妍令他们把嘴伸进自己的鞋中,然后双脚踩在他们的头上。看着看着,我下面硬了,几乎不能自持。为了维持兴奋,我努力不去收音。
之后,丽妍命令他们躺在地上,她穿着白棉袜的脚一只踏在阿刚的脸上,一只踏在阿娟的脸上,肆意地蹂躏着。揉搓了一阵之后,袜子从她脚上脱落下来,她用脚把袜子拨弄到他们口中,然后光着脚又蹂躏其他们的脸。
下午上课的时候,我收到芷秋一个短信,她告诉我现在有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问我想不想抓住。我问她什么机会。她说,她和旎琪、丽妍和意遥都不在一个宿舍,平常难得有机会聚在一起。今天的课安排下节课的讨论,她们四人正好被安排在一个组中,今晚她们在一起吃饭,问我想不想抓住这个机会,也让其他三位漂亮女孩玩弄玩弄我。芷秋对我太好了,我太感动了。我说,今晚我请你们到学校外面的一个好地方去吃饭。她回道,我先给她们说说情况。
下课后,我和她们在教学楼门口碰面后。芷秋说,今晚吃饭有人请了,而且他还让咱们随意玩弄。旎琪、丽妍和意遥都很兴奋,连说好好。之后,我们打车去了一家比较精致有格调的饭馆。在这个饭馆里我们只是吃饭聊天。吃晚饭,芷秋提议去KTV,我们就去了KTV,要了一个包间。
等服务员退出后,芷秋对我说道:“贱奴,还不快跪下!”我连忙跪在地上,爬到她们脚下。她们四人都穿着漂亮的帆布鞋,芷秋穿的是红色帆布鞋白色棉袜,旎琪穿的是蓝色帆布鞋黑色丝袜,丽妍穿的是白色帆布鞋黑色丝袜,意遥穿的是黑色帆布鞋白色棉袜。
旎琪:“贱狗,给我们每人磕一百个头,从最左边开始。”她们坐在三个相连的沙发上,丽妍坐在最左边的沙发上,芷秋和旎琪坐在中间最长的的沙发上,意遥坐在右边的沙发上。
我急忙爬到最左边的丽妍主人脚下,然后给她磕起头来,一边磕头一边喊着“丽妍主人,1”“丽妍主人,2”“丽妍主人,3”,一口气给她磕了100个头。之后,我又爬到她旁边的芷秋主人脚下,也是一边磕头一边喊着。“芷秋主人,1”、“芷秋主人,2”……“芷秋主人,99”、“芷秋主人,100”。然后,我爬到旎琪主人脚下,“旎琪主人,1”……,“旎琪主人,100”。接着,我爬到意遥主人脚下,“意遥主人,1”……“意遥主人100”。一连磕了400个头,还好不是4000个。
接下来,她们要唱歌。意遥:“贱狗,接下来舔我们的鞋。我们谁唱歌,你就趴在谁的脚下舔鞋。”芷秋主人首唱,她站了起来,我就趴在她的脚下舔起她的红色低筒帆布鞋来。芷秋主人陶醉于歌唱的时候,我陶醉于趴在她脚下舔鞋。在我舔她鞋的时候,其他三位漂亮女孩也站起来助兴,旎琪主人一只脚踩在我头上,丽妍主人双脚站在我背上跳起舞来,意遥主人双脚站在我臀部上踩踏起来。
芷秋主人的歌曲结束之后,旎琪主人唱起歌来,于是我又爬到旎琪主人的脚下舔起她的蓝色低筒帆布鞋来。在我舔旎琪主人鞋的时候,丽妍主人一只脚踩在我头上,意遥主人双脚踩在我的背上跳舞,芷秋主人双脚踩在我的臀部上跳舞。
旎琪主人唱完后,丽妍主人接着唱。于是我又爬到丽妍主人的脚下,舔起她的白色高筒帆布鞋。在我舔丽妍主人鞋的时候,意遥主人一只脚踩在我头上,芷秋主人双脚踩在我的背上跳舞,旎琪主人双脚踩在我的臀部上跳舞。
丽妍主人唱完后,意遥主人接着唱。于是我又爬到意遥主人的脚下,舔起她的黑色高筒帆布鞋。在我舔意遥主人鞋的时候,芷秋主人一只脚踩在我头上,旎琪主人双脚踩在我的背上跳舞,丽妍主人双脚踩在我的臀部上跳舞。
丽妍:“贱狗,下面用嘴给我们脱鞋,谁唱歌你就给谁脱鞋。”这次她们是坐着唱歌。这次是旎琪主人先唱,在旎琪主人唱歌的时候,我跪在她的脚下用嘴脱下了她的鞋。她一边唱歌一边把我的头往下踩,我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就把脸埋进她两只鞋中。她双脚踩在我头上高兴地唱着。之后,我以同样的方式先后为芷秋主人、意遥主人和丽妍主人用嘴脱了鞋,并把脸埋进她们的鞋中。
接下来的项目是我躺在地毯上,谁唱歌谁就坐在我的前上方,把双脚踩在我的脸上揉搓。先是意遥主人用穿着白棉袜的双脚蹂躏我的脸,接着是旎琪主人用穿着黑丝袜的双脚蹂躏我的脸,再接下来是芷秋主人用穿着白棉袜的脚蹂躏我的脸,最后是丽妍主人用穿着黑丝袜的双脚蹂躏我的脸。在揉搓的过程中,她们的袜子都脱落下来(旎琪主人和丽妍主人特意穿的是短丝袜)。
她们越唱越想唱,接下来她们光着双脚蹂躏我的脸。丽妍主人第一个光着双脚蹂躏我的脸。她的双脚在我的脸上前后揉搓,左右摩擦,上下拍打,用脚趾夹我的鼻子和嘴唇,并把脚使劲往我嘴里塞。接下来,芷秋主人、意遥主人和旎琪主人以类似的方式蹂躏了我的脸。
单唱了一阵之后,两两合唱起来。先是芷秋主人和旎琪主人合唱,她们合唱的时候,她们的脚同时踩在我的脸上。我的脸上一会是两只脚,一会是三只脚,一会是四只脚。一会是嘴上和额头上各有她们一只脚,一会是左右脸颊上各有她们一只脚;一会是其中一人的两只脚踩在我的双颊上,另一人的一只脚踩在我的额头上;一会是一人的一只脚插进我嘴中,另一人的一只脚踩在我的额头上;一会是四只脚横着踩在我的脸上,一会是四只脚纵着踩在我的脸上;一会又是她们的脚底堆在一起,脚跟放在我脸上。总之,她们想尽了各种蹂躏我的方式。在芷秋主人和旎琪主人的组合以后,又先后出现了丽妍主人和意遥主人的组合,芷秋主人和丽妍主人的组合,旎琪主人和意遥主人的组合,芷秋主人和意遥主人的组合,旎琪主人和丽妍主人的组合。我的脸被她们的脚肆意蹂躏。
两两组合以后,又来了个四人组合。她们四人一起唱歌的时候,就一起把脚踩在我的脸上。她们先是每人一只脚踩在我的脸上,一只踩在嘴上,一只踩在额头上,另外两只踩在双颊上。接着她们都用双脚踩在我脸上,交叉重叠的样子,四只脚在下,另外四只脚踩在上面。我完全沦为她们脚下的玩物。
之后,芷秋主人命令我给她们舔脚。这是莫大的荣幸啊,之前,我还没有舔过芷秋主人的脚,现在同时能舔上四位主人的脚真是无比幸福啊。
芷秋主人:“贱人,你四位主人的脚之前都还没有人舔过,这次全让你一人舔了,多大的恩赐啊,还不快感谢。”我急忙给四位主人连连磕头。
接下来,还是哪位主人唱歌我跪趴在哪位主人脚下舔脚。芷秋主人先唱,她还是坐着唱,于是我就跪在她的脚下,把嘴贴在她的脚上,兴奋地舔起来。芷秋主人的脚白嫩、细腻、光滑、柔软、丰满、香甜,我把她的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我的舌头伸进她的脚趾缝中来回摩擦,我的舌头在她的脚面上飞舞,我的舌头在她的脚掌上旋转,我的舌头在她的脚心上按摩,我的舌头在她的脚跟上起伏,我的舌头在她的脚踝上环绕。她一曲歌终了,我刚好把她的左脚舔了一遍。接下来我又先后跪在旎琪主人、丽妍主人和意遥主人的脚下舔脚,她们的脚同样白嫩、细腻、光滑、柔软、丰满、香甜,我的嘴唇同样含着她们的脚趾吮吸,我的舌头同样在她们脚上飞舞、旋转、按摩、起伏、环绕。之后,她们站起来唱歌,于是我就趴在地上挨个舔了她们的另一只脚。最后,我用矿泉水冲洗了她们的玉足,用衣服给她们擦干,然后服侍她们穿上鞋。
她们感觉玩的比较进行了,就最后合唱了一首歌。她们前后站成一排唱歌,我则在她们胯下爬来爬去。
她们唱完歌之后,都说今天玩的非常愉快,还说希望以后再玩,并把袜子赏赐给我。我磕头谢恩。有这么多的漂亮女生的袜子可含了。芷秋主人的袜子我已经含过几次了,我决定今晚含着旎琪主人的袜子睡觉。我把芷秋主人、丽妍主人和意遥主人的袜子用塑料袋密封好放了起来。

(六)

星期六一大早我就接到纯子的短信,她说今天要去一个公园去玩,让我在公园门口等着她。
八点钟,我坐地铁来到公园门口。不一会,纯子也过来了,但她不是一个人,我查了一下一共十位,各个都长得很漂亮,而且都穿着漂亮的各式鞋子。纯子用英语对我说,她们都是日本女孩,问我想不想做她们的奴隶。
我迫不及待地说:“当然想,能做你们的奴隶是我的荣幸。”由于她们汉语还不太流畅,我们就用英语对话。
这天虽然是周末,但人数稀少,进了公园口都没看见什么人。我想,这是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舔鞋的大好机会啊。于是,在里面走了不远拐过一个小弯后,我就立即跪在她们脚下。
这些日本漂亮女生见我跪在她们脚下,都很兴奋。一位日本漂亮女生说:“我很高兴中国男生做我们的奴隶!”另一位日本漂亮女生说:“中国男生就应该做我们日本女生的奴隶。”还有一位日本漂亮女生说:“中国男生都应该向日本男生那样,跪在我们日本女生的脚下磕头舔鞋。”又有一位日本漂亮女生说:“中国女生也应该跪在我们日本女生脚下磕头舔鞋。”
纯子说:“贱狗,给我们每人磕十个头!”
我先跪在纯子脚下,一连给她磕了十个头。然后我又爬到她旁边的一位日本漂亮女生脚下。纯子对我说,“你这位主人叫栀子。”于是,我边给她磕头边喊着“栀子主人”。给栀子主人磕了十个头后,我又爬到另一位日本漂亮女孩的脚下。纯子:“你这位主人叫川子”。我一边喊着“川子主人”,一边给她磕了十个头。接下来,我又爬到另一位日本漂亮女孩脚下,纯子:“你这位主人叫樱子”。我一边喊着“樱子主人”,一边给她磕了十个头。接下来,我又先后给芷子、洋子、秋子、凉子、丽子、美子等六位日本漂亮女孩各磕了十个头。
纯子:“贱狗,从我们胯下爬过去!”
十位日本漂亮女孩站成前后一排,我从她们胯下依次爬过。
之后,纯子让我站起来,然后我们继续往前走,来到一个狭长的木桥前。这个桥位于湖的东南角,另一侧连着一条河,比附近的地面高出两米左右。
上了桥之后,纯子说道:“贱狗,跪下!”我乖乖地跪在她们脚下。
纯子:“贱狗,舔鞋!”
我先趴在纯子的脚下舔起她的鞋来。纯子穿的是红色低筒帆布鞋和白色棉袜。我把脸贴在她的鞋面上忘情地舔起来。在我舔纯子帆布鞋的时候,一位日本漂亮女孩把脚踩在我头上,其他日本漂亮女孩踩在我身体的别的地方,我的身体几乎完全被她们踩在脚下,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什么是美女的脚丛。舔了一会,纯子让我停下来舔别的女生的鞋。
接下来,我爬到秋子脚下,把脸贴在她穿着黑丝袜的蓝色低筒帆布鞋上忘情地舔起来。在我舔秋子帆布鞋的时候,我的头上、背上、腰上、臀上、腿上、胳臂上全是其他漂亮女孩的脚。
接着我爬到川子脚下,把脸贴在她穿着黑丝袜的绿色低筒帆布鞋上忘情地舔起来。然后我爬到芷子脚下,把脸贴在她穿着黑色丝袜的白色低筒帆布鞋上忘情地舔起来。其后我爬到樱子脚下,把脸贴在她穿着动画图案的花色棉袜的黄色帆布鞋上忘情地舔起来随后我爬到洋子脚下,把脸贴在她穿着白棉袜的黑色高筒帆布鞋上忘情地舔起来。之后我爬到栀子脚下,把脸贴在她穿着粉红色棉袜的白色运动鞋上忘情地舔起来。接下来,我爬到凉子脚下,把脸贴在她穿着黑丝袜的黑色船鞋上忘情地舔起来。随即我爬到丽子脚下,把脸贴在她穿着黑丝袜的黄色船鞋上忘情地舔起来。最后我爬到美子脚下,把脸贴在她穿着白棉袜的的黑色皮鞋上忘情地舔起来。在我舔鞋的时候,我的头上、背上、腰上、臀上、腿上、胳臂上全是其他漂亮女孩的脚。
我跪在这十位日本漂亮女孩脚下舔完鞋后,纯子从书包中拿出狗圈,套在我的脖子上,然后又拿出厚厚的护膝和手套让我戴上。之后她牵着我绕着湖向北走去,一直到下一个木桥。过了这个木桥后,另一位日本漂亮女孩牵着我。湖边正好有十座桥,她们牵着我绕湖走了一圈。
接下来,纯子牵着我沿着湖东南的小河往东走,来到一处宽大的草地前。然后,纯子命令我趴在草地上。她们轮流从我身上踩过,轮流在我背上踩踏。然后,纯子命令我翻过身躺在草地上,她们又轮流双脚站在我的脸上踩着玩。
之后,樱子牵着我继续往前走。来到一处一边是山坡另一边是湖的小路上,路上有几个长椅,她们就坐在长椅上。然后纯子命令我给她们脱鞋,我跪趴在她们脚下,先后把她们的鞋用嘴脱了下来。之后,纯子又命令我用嘴再把她们的鞋给穿上。我有用嘴挨个给她们穿上鞋。
然后,洋子牵着我继续向前行。过了一个桥,就来到湖心岛上。这个湖的湖心岛很大,而且不止一个,有很多个,它们之间都隔着更小的湖面,相互之间由桥相连。洋子牵着我来到最外面的一个湖心岛上,她们就在亭廊的两边坐下。
纯子命令道:“贱狗,躺下!”我躺在地上,她们脱了鞋轮流把穿着袜子的脚踩在我脸上揉搓。直至把袜子都揉搓下来。然后,她们说把袜子赏赐给我,我就把它们用干净的塑料袋包装起来,放在书包里。
之后,秋子牵着我来到另一个湖心岛上,这个湖心岛上有个亭子,她们就围坐在亭子的四周。在纯子命令下,我又躺在地上,她们光着双脚踩在我脸上蹂躏。
接下来,芷子把我从这个湖心岛上又牵到另一个湖心岛上。这个湖心岛上有个沙滩,于是她们都脱了鞋,踩在沙滩上玩耍。她们先是命令我趴在沙滩上,然后先是轮流踩我,然后是一起踩我,半个身子被踩进沙子之中。之后,她们又命令我躺在沙滩上,她们先是轮流双脚踩我的脸,然后一起踩我的身子,我的身体几乎完全在她们脚下。从稍稍远处看,只能看到她们踩在沙滩上,看不到我了。
玩尽兴后,她们坐在沙滩边上,令我把她们脚上的沙子全舔干净。我就跪在她们脚下挨个舔她们的脚。她们每人的脚都白嫩、细腻、光滑、柔软、丰满、香甜,我把她们的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我的舌头伸进她们的脚趾缝中来回摩擦,我的舌头在她们的脚面上飞舞,我的舌头在她们的脚掌上旋转,我的舌头在她们的脚心上按摩,我的舌头在她们的脚跟上起伏,我的舌头在她们的脚踝上环绕。我把她们的脚舔了一遍又一遍,就连脚趾缝里也被我舔得干干净净,二十只脚上一粒沙粒也没有了。之后,我用矿泉水把她们的脚洗干净,然后服侍她们穿上鞋。
之后,她们轮流把我当马骑,每人骑着我围着沙滩转一圈。之后,她们站成前后一排,让我从她们胯下爬过。随后,她们又站成圆圈,再让我从她们胯下爬过。我在她们胯下爬了一圈又一圈。
接下来,凉子牵着我又来到另一个湖心岛,这个湖心岛树木比较茂密,还有土坡,在两边是花草树木的小径上,她们又站成一排,令我从她们胯下爬过。
然后,丽子牵着我又来到另一个湖心岛,这个湖心岛是块草地,将近一点钟了,她们就在草地上铺上布,然后吃午餐。我吃她们吃剩下的东西。
吃过饭稍事休息后,纯子突发奇想,说要玩打猎游戏。纯子对我说:“你是我们的猎物,给你十分中的时间跑或藏,我们追捕你,你可以往这个公园的任何地方跑,但不能离开这个公园。现在是两点钟,如果五点钟我们还追不到你,你就获胜了,如果你获胜,你就会得到我们的奖赏。如果我们在这三个小时的时间中把你捉到,你就失败了,你就等着接受我们的惩罚吧,惩罚很严厉,祝你幸运。”
我想得到奖励,不想受到惩罚。况且,如果她们很快就捉到我就感到不好玩,于是我决定尽量让她们捉不到我。于是,我飞快地向前跑去,跑出了湖心岛,向附近的一个山上跑去。
山上小径崎岖,我想你们抓到我没有那么容易,于是就在一片树林中休息,没想到她们很快追到这里,而且几乎对我形成了包围圈。我趁着她们包围圈还未形成,找了个缺口逃离而去。之后,我在山里东跑西窜,但我每到一个隐秘的地方正感觉安全之时,她们就追了过来。没办法,我只好再跑。最后,我跑到山顶。从山顶上,我看到山的另一侧有片茂密的树林,于是我就往这个方向跑。她们随后追到山顶,看到我往这个方向跑,也朝着这个方向追来。下了山,就无处可藏了,于是我就趴在树林中一处草丛茂密的地方躲起来。不多久,她们追到了这里,开始对这里进行拉网式搜捕。樱子和洋子正朝着我这个方向走来,离我越来越近,我希望她们拐弯离开,没想到她们没有停下来,一直走到我的跟前,樱子的脚踩到了我的头上。樱子连忙喊:“他在这里”我急忙用手托起樱子的腿,然后打了个滚,向山下逃去,她们在后面紧追不舍。
下了山,我越过一条河,又爬到另一座山上。她们也朝着这座山过来。我沿着上山的路很快爬到山顶。然后我又沿着下山的路向下跑去,山的这一侧树木比较茂密。我发现一条比较隐秘的小径,然后从小径中往里逃,曲径通幽,这里居然还有一个院落。我进了院落,发现里面有座古式风格的房子,院子里有亭廊环绕。这里不是藏身之处。我发现,房子的左侧有个小门,于是我就从小门中进去,里面还是处院落,也是亭廊环绕,同样是没有藏身之处。在这个院落房子的右侧,还有一个小门,我从小门中进去,发现又是一个亭廊环绕的院子,这已经是第三进院了,后面再也没有了。这进院中有个假山,假山有个山洞,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我决定躲在山洞中。她们不一定能找到这里来,找到这里也不一定能发现山洞。
过了一阵,我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看来是她们追了过来。她们的声音越发清晰起来,已经到了这个院落了。但她们没有发现这个山洞。她们在这里面找了一会没有什么发现,正准备离开,突然我的手机响了。她们听见了,又折了回来。我急忙从山洞中窜出,找个个缝隙,向外逃去,她们在后面紧跟。最后她们用计把我包围在一个小湖中的木亭子上,时间是四点五十分。她们见在五点之前捉到我,非常兴奋,自然免不了对我一阵踩踏。
之后,我们离开了公园。我们一起在外面吃过饭然后一起坐地铁回到学校。我把她们送到留学生宿舍楼前,然后回去了。
晚上熄灯之后,我躺在床上,迫不及待地把纯子的棉袜含进口中品尝起来。渐渐地,下面有点什么了,我把芷秋的棉袜套在上面移动起来,最后释了。

(七)

周日午后,我在图书馆上自习。这是午休时间,图书馆人比较少。我在里面查书的时候发现有个偏僻位置上有一位漂亮的欧美女孩。我就走了过去坐在她的对面。然后我用英语和汉语两种文字写了一个纸条推给她,然后心跳地等候她的反应。她看了纸条之后,用英语微笑地对我说:“我的卡片掉在了桌子下面,您能爬到桌子下面帮我取出来吗?”
我兴奋地钻到桌子下,哪里有什么纸片?正当我跪趴在她的脚下时,她的脚踩在了我的头上……
----------------------------------------------------------------------------------------------------------
始料未及的是,赵芷秋最后竟喜欢上我,在我大三下学期的五一期间我们的关系正式确定。于是,我不仅仅只是她的奴隶,而是成为了她的奴隶男友了。

你还没有登录呢!
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

确定
取消